百木九十九

本命CP五代枪弓 语死早 冷CP常驻户

来自一个经常冷不防被室友挠一下脚的人的愤怒

记个脑洞 臭不要脸的占个tag

不知道大家玩不玩fgo啊

总而言之就是迦勒底只有一个御主实在忙不顾过来,于是就在其他世界寻找适格的御主过来帮忙,老爷就被强制送到迦勒底了
由于世界的流速不同,老爷不用太担心自己的世界
然后老爷就召唤出了各种各样的桶哥
AvengerAK骑士桶
Berserker p52桶
Ruler 神父桶
Archer rebirth桶
Saber N52桶(使用大种姓之刃)
Rider 罗宾桶
Caster 古早金发桶
红发桶不怎么了解就先不管啦

憋了半天才对dick说出help的桶真的太可爱了

抱歉……这张……实在是……哈哈哈哈

突然想起来以前过剧情时打得最痛苦的就是酒吞 好不容易快见底了一个狂啸……我TM不想打了

真·冷CP常驻户 也许我举些例子你就懂了
秀业(暗杀教室) 雪夜(雪音×夜斗) 路艾 神拉 乌葛(死神) 西莱(西昂×莱纳) 帝正 新平 苏黑(苏万×黑瞎子) 黎簇×黑衣人首领 宁鹿 影白 夏灰 吉真 苏紫 遥凛 才镰 龙杀 旧剑金or恩闪 龙裘 团班or金班 all策 快银×保安小哥(没错就是那个被快银用n层胶带牢牢贴在电梯里的倒霉小哥)
暂时只想起这么多 如果不幸中了很多的话……我也就只能拍着你的肩膀叹一声“难兄难弟”了

【藏策】短打

正文还没撸出来……先把想到的段子写下来
*注意,这两只军爷不是一对,他们各有CP




李嗣戍本是富贾出身,后因家道中落留落市井。也亏得李嗣戍运气好,七岁出头的孱弱稚童竟凭着乞讨苟活了下来。直到四年后他遇见了那个军爷,他的人生迎来了第二次转折。

彼时李嗣戍被几个太子爷愚弄的奄奄一息,有时看似天真无邪的孩童做出的事往往残忍得令人发指。就在李嗣戍思考下次怎么给太子爷白嫩的脸蛋留点纪念时,路过的一个军爷救了他。军爷看他无处可去,就问他愿不愿意跟他去天策府,李嗣戍当然点头。

那个军爷说自己叫方易,他问李嗣戍叫什么。

李嗣戍楞了,这几年他过着流浪生活,不曾有闲心与谁亲近,也就没谁会唤他的名,久而久之也就忘了。他努力在空空如也的大脑里摸索了一阵,只勉强想起自己姓李。

李啊……方易嘟囔着。恰好晏姑娘给我的任务里就那句尚嗣为国戍轮台背的最顺,你就叫李嗣戍吧。

李、嗣、戍。他默念着,随后扯了扯方易的衣袖问怎么写。

方易笑了笑,露出了一边的虎牙,他握住李嗣戍的手,一笔一划写得很是认真。

关于残夏的背景

终于把只撸了个开头的残夏②写完又重新发了上来。

算作是原作的衍生,其他人的归宿都不会改动。关于陆之昂是如何死而复生……还记得陆之昂扮成乞丐时看见他的那个小女孩么?嘛~设定是小女孩是个天生有着强大魔力的魔女,她近乎本能的喜欢当时看见的陆之昂无意中给予了陆之昂〖祝福〗(具体是啥玩意儿还没想清楚……→_→)每个魔女可以给三个人送上〖祝福〗,魔女的力量越强大,〖祝福〗的权限就越大。小女孩的魔力随着时间的就是日益增长,然后就……你懂的。

嘛…其实这个设定跟文章发展没什么关系,小女孩最多也就打次酱油连名字大概都不会有……

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我的强迫症……没错,就是这样。

【傅小司×陆之昂】残夏②

“我靠傅小司你怎么在这儿……等等这是哪里监狱什么时候装修的如此豪华了?balabalabala……”

好吵……傅小司皱着眉。昨晚没设闹钟吧。他闭着眼睛勉强转动着一团浆糊的大脑,顺手习惯性的一巴掌糊了上去。

嗯,安静了。傅小司满意的抿着嘴继续回笼觉。 下一秒,高分贝的怒吼震荡着傅小司脆弱的耳膜。“傅小司你个混蛋给我起来!!!”





傅小司双手放在膝盖上,端正地跪坐在床上与陆之昂(划掉)执手相看泪眼,无语凝噎(划掉)。

“你没死。”傅小司最终得出结论。

“哈?我当然没死。”陆之昂莫名其妙的看着傅小司,“不过你是怎么把我从监狱里带出来的?无期徒刑诶。”

“前天早上你被发现因心肌梗塞死在监狱里,昨天我去参加你的葬礼,回来时就看见你在我床上睡觉……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。”傅小司平静的叙述前因后果,语气有着不易觉察的颤抖。他没死。傅小司对自己说,不由得露出了笑容。没错,他还好好活着。

对面的陆之昂感受就没这么好了,他差点跳起来,表情活像生吞一个鸡蛋。“什么!?那、那我现在是怎么回事?鬼?幽灵?”陆之昂缓过神来,瞪着傅小司,仿若炸毛的猫咪,“今天不是愚人节,而且这个玩笑一点都不有趣。”

“无期徒刑诶。”傅小司模仿着陆之昂的语气,笑容越来越大,“我可没本事把你从监狱里……”

声音戛然而止,傅小司垂下头,略长的刘海遮住了脸上的表情。

“都说了多少遍了这不是你的错。听着,傅小司!”陆之昂不满道,“无论重来多少遍,我还是会给那女人来那么一下。不过…”他郁闷的嘟囔着。“我需要点时间消化这个设定……死而复生?”

“哈哈”傅小司突然笑了起来。 陆之昂纳闷的看着他。傅小司却越笑越大声,直到最后捂着肚子滚在床上。

陆之昂不耐烦的呲呲牙,扑上去以行动证明自己的不爽。

鸡飞狗跳。

“陆之昂。”傅小司仰躺在床上,之前笑岔气了现终于理顺了,“答应我,不要再离开我,那种傻事不要再做第二次了。”

“嗯。”陆之昂转过头看着他,笑容一如既往的明朗温柔,“不会有第二次了。”